sailor on Vingilot

In a hole in the ground there lived a hobbit.Not a nasty,dirty,wet hole...it was a hobbit-hole,and that means comfort...Thus the story began...

记梗

lovely ladys芳汀那句easy, money, lying on the bed,然后接夜之乐章slowly, gently, night unfurls its splendor. 丝毫没有违和感,而且还有一种迷幻的意思_(:з」∠)_

……emm跟风来一发测试...

……不是,我就想问一句,Huan什么鬼啊...还100%的……我_(:з」∠)_

现在宝钻tag快被这个测试占领了...

【脑洞】假如天官在中世纪背景下

纯脑洞!!写写简单的人设(很多bug,我就不一一数了,无视它就好...捂脸)...其实也不算一本正经的中世纪,就,各种设定掺和掺和嘛……来源于某天我和同学谈论假面舞会...然后她说这个很适合写悬疑(因为你也不知道假面下是不是人x),然后我就想到天官里面那个血社火……然后,就产生了这么一个东西…………

简单讲一下,就是这些人物大多是希腊,罗马出身,由于很厉害而被诸神眷顾,进入教会,所以一直活到了中世纪...至于背景为啥在中世纪么,单纯地觉得很适合黑暗风_(:з」∠)_

……希望没有撞梗的朋友?

谢怜

命运坎坷,生于小亚细亚西海岸某个城邦的贵族家庭。此城邦曾繁盛一时,但毁于内部叛乱,后来消失在史册中。此人一度销声匿迹,但据传闻曾与奥林匹亚山的诸神谈话。西罗马帝国灭亡后他前往西欧,曾在那里为教会效力,但是三次被教皇驱逐(然而不知为何一直没有被教会杀害,教皇也很庇护他)。离开教会后改行做游侠,也曾经商。就是在那时他路遇一位伪装成人类的吸血鬼。与吸血鬼公爵交好。

花城

命运坎坷,民间对他生前的身世了解的并不多。但可以确定的是,此人战死于古希腊,不但没有魂飞魄散,反而化为实体,成为霸占一方的吸血鬼公爵,坐拥一个庞大的地下城市。行踪诡秘,手段残忍,曾杀死数百人献祭,使天降血雨。他出现的同时会有银色的蝴蝶伴随,这些银蝶嗜血,攻击起来十分狂躁,席卷之地只剩白骨。他曾单挑教会三十三位成员,一度威胁教会。他偶尔会化身为人,比如遇到前面那位的时候。

白无相

命运坎坷,相传他生于庞贝古城的贵族家庭,也曾与诸神对话。随着庞贝埋葬在火山灰下,这位贵族长子也消失了。但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庞贝遗民讲述,他不再信奉诸神,变得阴狠危险。他改名换姓,清除所有教会成员,多年以后成为新的教皇,控制了教会。此人有多张面孔,本相时常以面具示人。

贺玄

命运坎坷,本为罗马一平民家庭出身。才华横溢,因诅咒英年早逝。死后化为水怪,称霸一方。他有多重身份,也曾混入教会,杀死并绑架教会成员。与教会一祭司交好。欠吸血鬼公爵很多钱。

师青玄

命运(本应)坎坷,罗马贵族出身。性情温顺,热爱自然。有一个很厉害的哥。哥哥为了带他进入教会成为祭司不惜用巫术篡改命格。被水鬼绑架后眼见哥哥被杀,他自己也沦为平民。与水鬼化身的教会成员交好。

戚容

命运坎坷,第一位的表弟。性情暴躁,喜欢骂人。城邦被灭后挑起诸多事端,一心复仇。后堕为鬼怪,化为狼人称霸一方。审美标准奇特。死于教皇燃起的大火。

裴茗

马其顿将军,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与多位贵族夫人,小姐交好。因部下挑起的叛乱深受打击,从此折剑远离沙场。受诸神眷顾,后进入教会供职。

雨师篁

雅典贵族,相貌平平。为保城邦盛装自刎于城墙上,诸神亦为之动容。

灵文

传教士,本是罗马平民,文采出众。背负杀人罪行,但一度被教皇掩盖。

权一真

拜占庭青年,身手敏捷,拥有羊毛般卷曲的金棕色头发。被一同求学过的神甫引入教会。思想单纯,热衷睡觉。与引荐他的神甫交好。


……暂时就想到这么多了...我觉得再写下去我都要被雷得看不下去了_(:з」∠)_

……新年快乐!(⁄ ⁄•⁄ω⁄•⁄ ⁄)

Happy Valentine' s day !
……想画的cp太多了【哭泣】就先献给新入的法扎吧!
……这大概是个歌剧魅影au...其实我就是单纯地想看我萨带面具x
……以及我想画米这个放飞自我的眼线很久啦,今天终于被我画到了hhh
……ww他们真可爱【大概是戒不掉了😂】

放寒假了...恭喜我又义无反顾地入了一个深坑_(:з」∠)_作为一个从大悲过来的音乐剧粉,表示法国的化妆师真是口味奇特😂官方mv里vivre a en crever那妆真是看得我...目瞪口呆_(:з」∠)_

追求修道者实用指南




本篇灵感来源于Fanfiction上一篇同人


谢怜视角,随口瞎掰,纯属虚构


有隔壁魔道和渣反的串场



以及 @檀中客。 信守承诺的更新。






…………………………………………



说实话,我挺郁闷的。

自打帝君通知我有要务需要商讨时,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事情是这样,我们发现,现在的凡人越来越开放了,他们甚至翻着旧时的神话,成天幻想着能追求到一位修道者。于是,我们中便有一位需要担负起写一本书来告诫他们的任务。这个人要活得足够长,有丰富的经历,深谙凡人的思路,并且,最好有在这方面成功的经验。

一时间,各种借口像银蝶一样满天飞舞。文神们说他们忙于公务无暇顾及,武神们表示他们要去镇压各地的鬼怪。

正当我脊背发凉时,撞上了帝君微笑的眼神:"那么,谁还有比仙乐更合适的人选呢?"

得,我就知道逃不掉了。



一、胆小勿入!!!

鉴于总有些听不进劝的人死缠烂打,我把这一条放在了第一个。【行了我知道就算这样你们还是会去试】

话说回来,毕竟修道者和普通人存在差异,无论是从体质还是生活习惯上来看。因此,如果你已经下了决心非要把你那位追到手,那么我实在是要告诉你,请对你今后可能面对的任何稀奇古怪的东西保持冷静!

你也许能很幸运地逛一逛热闹的鬼市,也许能参加一场声势浩大的夜猎,说不定还能感受一下群鬼的热情好客。【但我不提供你可能被他们绑为人质的人身保险。不,我也没听过有哪家提供这样的服务】


二、吸引他/她的注意。

这一点,说实话,是说着容易做着难。显然,在这么多的凡人中,想让你的那位修道者记住你颇为不易。因此,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些使自己惹人注目的方法。

(1)入道门。

其实这算一种最基础的方法,运气好的话,你没准可以拜你那位为师。但请注意,这个方法耗费的时间精力都较大,着急的情况下你可以选择下面一条。

(2)找茬。

咳,这个如果危害不大的情况下可以一试。无非就是尝试跟踪他/她,乔装成各种面貌赖在他/她身边不走,时不时的搞个小恶作剧。【然而重要的是,这种活动最好不要在他们完成专业工作时进行,否则你只会添乱。】

(3)找敌方的麻烦。

事实上,隔壁二哥发现在野外猎杀大量邪恶生物是一种好办法,不仅能开阔眼界,搜集情报,还能获取到邪恶势力对你的仇恨,从而使你追求的那位关注到你的伟大事迹。

(4)尝试沾染上坏运气。

这很简单,我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但是你如果没有天生的坏运气,我建议你尝试发个誓,而且还要把后果说得严重一些。譬如你发誓要偷到一只枕头,结果发现这只枕头在极乐坊里躺着。有譬如你发誓要赢得划龙舟比赛,结果你划到黑水水域里去了。或者,更简单一些的法子,你可以直接到最热闹的街道最豪华的酒楼玩上三天三夜,这样你就能有幸认识一位会给你带来最优质的【厄运服务】的朋友了。当你成功地找上了你的坏运气,你就有光明正大的借口接近你那位修道者,并且黏在他/她身上不走了。

(5)鬼道。

如果说前面几条还是值得一试的话,那么这最后一条,我只能说,不到万不得已时千万千万千万别试!!虽说我家和隔壁都有这条路上下来的,但毕竟他们都只是个例个例个例!!第一,请回到第一条,胆小勿入。第二,虽然这样可以极大的让人注意到你,但这是一条很危险很狭窄的路,实不相瞒,隔壁有一位就是走着走着玩脱了摔下来的,幸亏他后来又爬了上来。不过,你是否有这样的运气就难说了。所以建议还爱惜生命的人千万不要尝试!


三、
既然提到了鬼道,那我们就来谈一种极为特殊且棘手的情况——

你追求的修道者是一只鬼或修鬼道的人。
这样的例子过于罕见,而且作为个例之一我实在不好说什么劝阻的话。因此这一段由两位来代笔。【其实本来是有四位的,然而其中一位从早上一直哭到现在,另一位扬言只要我们敢要求他在这张纸上写一个字,他就敢在我们的午饭里撒尸毒粉。】


/字迹变化/



那...要不三弟先来?


奉哥哥之意,还是你先吧。


成。那么诸位听我一句,如果你认为所有修鬼道的人都像我这样上天眷顾武艺超群丰神俊朗温文尔雅和蔼可亲一个人对抗全世界,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鬼嘛,毕竟是有一定风险性的【行了,没说你。】修鬼道的人难免整天和鬼待在一起【如果你硬要说成鬼混我也没什么意见】,所以你还是要懂一点这方面的急救措施的。譬如,在对方心智不稳时采取一些安抚动作,或在对方严重受伤时将他带到山洞里疗伤。不过...说起急救,三弟不是比我懂的更多吗?【其实,许多凡人的急救方法用在鬼身上也十分见效,比如,人工呼吸。】


/字迹变狂草/

这一点我没什么意见,然而你们也不必把所有的鬼都想象得那么可怕。但鉴于你追求的是一位听上去极有威慑力的人物,建议你从小和他/她培养感情【没错,说得对。】


/字迹略微收敛/

但你们可能大多错过了这一阶段,所以请回到步骤二,先尝试吸引他的注意力。




四、信物。





那个,我能不能问一句,为什么这里还是我执笔啊?



作为你上次偷偷把兔子放进哥哥房间并指使它们把几案弄得乱七八糟的惩罚。



那为什么一定要跟你一起写呢...



监督你以防上次那样的惨剧发生,并且陪你练字。哥哥说了,如果这一章还是狂草,他就要让你家那位挂你的科。



......哪一科?



书法。



行了,我看看...信物?这种东西嘛,其实也没什么必要。修道者随身携带的东西是很多的,除了武器之外还有各种法器。就比如各种乐器,绑扎带什么的。



……哥哥的那叫白绫。



对对,也许他还差对风火轮。

咳,话说回来,如果你追求的是一只身份显赫的鬼或修道者的话,不是烧钱的东西他们可能还看不上眼【行行我知道,我有没说你。】就比如我大外甥,送他一座城都不一定记得住你。【再好心提醒一句,请不要在金麟台上试图锁定任何人,因为这样可能会对你的视力造成极大的伤害,记住,五六个金家的侍卫在阳光下站成一排足以使你热泪盈眶。】





/字迹突然清秀/

啊,真不好意思,我本来说这一段就不插手来着。但我想说的是,凡事都有特例,并不是所有的修道者都需要昂贵的信物。比如我,只需要一朵白花就行了。




/字迹华丽/

成美只需要一颗糖。





/字迹端正/

笛子。





/字迹圆/

哈哈,就是,一颗头,哈哈哈。





/字迹清秀/

针对你追求的是一位身份显赫的修道者这样的情况,我特别了解了几位符合要求的人。



黑水。恕我问一句,不知你是想追求他的哪一个分身?



雨师说她只想安静地骑牛种地。



风师。如果你受得了一个异装癖的话。



裴茗
...你是个勇士。



裴宿说风,太大了他没,有听,见你在说什么。



风信慕情或者说南风扶摇正忙于吵架,他们无暇顾及你的追求。



半月觉得你不应该对小孩子下手谢谢。



戚容???



前任金宗主。这个算了吧,鉴于他有一个官配和一群非官配...



江宗主已经有他的狗了。



聂宗主已经对你下套了。



柳家兄妹可能会以你的武力或颜值不够为由谢绝。





五、能力,观念和习俗差异。



这确实是个很难克服的问题,首先修道者的寿命会比你长,而且他们无法为你而恢复凡身,这就意味着他们比你有更大的非正常死亡风险。如果你此生无缘入道门的话,建议你早点放过你看中的那位,这样你们可以尽量避免一个较为悲惨的结局。我相信隔壁二哥二嫂的经历会很有说服力。【再说一遍,他们真的只是个例。】



另外请不要在看到他们几天几夜不睡觉不吃饭不喝水连续赶路有毒自解有伤自治时展现出惊讶之情,这对于他们而言是很正常的。而更重要的是,请不要以爱为借口逼迫自己模仿这种行为,有害健康,真的。



至于习俗差异,最主要的是饮食。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的开水馒头,或者两个月的中草药汤,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没有基本生活障碍了。当然了,如果实在吃不惯,你也可以自行解决,只要你吃的下去自己做的东西就好。










总之,你也看到了,想要成功追求到一位修道者绝非易事。这不但需要你足够的胆量和坚持不懈的意志,更需要你做好和你那位一起出生入死的准备。不过,"死同穴"不也是很浪漫的吗?






……………………………………………………

修道有风险,追求需谨慎。_(:з」∠)_




Silent Barricade

大悲鬼故事...

...昨天看了寂静岭心情贼差...于是我来报社了...


以及 @张臣 嗯催更




...………………………………

已经快日落了,红得刺眼的几缕斜阳从街的那头射过来,映得凹凸不平的石板街面颜色深浅不一,一个个因为岁月而凹下去的小坑里好像积满了凝血。


说实话,他挺失望的。他听巴黎的老人们说,有那么一条街,只有在日暮时分才能找到,有那么一群人,只有在这条街上才能看到。


可这条街在哪儿呢?


太阳的光芒越来越微弱了,他不抱希望地沿着一条小巷漫步,心里第二十一次痛骂那些有关巴黎老城区的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传说。


小巷越往后走反倒宽敞了一些,他琢磨着按照这个方向,应该很快就能走出城区,离开这个满是破砖乱瓦的地方。甚至还可以赶上朋友们的晚餐,然后自在地回到自己的公寓,打开久违的社交软件。啊,现代生活多么美好,何必为探寻已逝的故事费劲周折呢?想着想着,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阳光的余热所剩无几,厚厚的楼房把光热隔绝,整条街陷入了昏暗。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传人了他的耳朵,他顿了顿,随即想到:不过是老鼠罢了,这地方早就被老鼠攻占了。


正想着,突然一声枪响,然后一切归于死寂。


他下了一大跳,以为自己就要成为不知谁的枪下冤魂了,幸运的是,自己身上并没有弹孔。


那么刚才那一下子是从哪儿来的?


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害怕了。但既然来了,咬牙也要把它走完。他还真就不信了,一条街,到底能有什么魔咒?


时间容不得他思考了,因为那一声枪响之后,天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周围的事物瞬间一片模糊。


他急忙摸索着上衣,掏出一个小手电来。映着手电颤抖而惨白的光束,他惊奇地发现整条街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身后还是原来的街道,但面前,天哪!一片狼藉。窗户碎裂,墙皮脱落,座椅之类的家具在街上摔得七零八落。地上...还有覆盖着灰尘的血迹。


这是什么鬼地方!


他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这一定是做梦!世界上不可能发生这么诡异的事!


要知道,听说的灵异事件是一回事,当你亲眼看到的又是另一回事。


没有退路了,他想往回跑,但是完好的那段街道已经齐齐地断裂,留下一道笼着迷雾的深渊。


往前走吧,可好像有哪里不对?他极力控制住脚步声,避免发出任何太大的声响,毕竟...谁知道会不会再引来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呢?


但是,他越是放轻脚步,走路声越是增大,甚至街头还闪出隐约的火光。


见鬼了!这地方还有人!


他以最快的速度锁定了一个虚掩着门的店铺,然后以最轻的力度打开门钻了进去。
好在那脚步和火光并没有往这边来的意思,他暂且舒了一口气。


这时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挺宽敞的房间里,虽然已经破败,墙上的海报被撕得七零八落,但是还有一些保留下来的桌椅,看得出它当年应该是个挺热闹的咖啡馆之类的地方。


等等!为什么又有枪声!


他小心翼翼地扒在窗台上,透过积满灰尘的百叶窗窥视街道。怎么回事?先前街上那些杂乱的家具仿佛长了脚一般,都在街头垒成了一堆,甚至还有几块石板也自动掀了起来。这时枪声突然间变得震耳欲聋,他觉得这楼房马上就要被震塌了。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哪见过这场面,他抱怨道,这莫不是那个恐怖组织要袭击巴黎老城区了不成?


正想着,枪声静了下来,一个空灵的,孩子的歌声飘进他的耳朵。歌声中带着喘息,声音虽小,却饱含怒火。


歌声时起时落,他的心也跟着上上下下。
但歌声最终停了下来,紧接着是什么东西撞击地面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力道近乎撕裂大地的,压抑的怒吼。


这绝对是他听过的,最可怕,最可怕的声音。


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谁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出乎他的意料,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回归平静,只有细微的,耳语般的,似乎是对话的声音。


天色很暗,墨黑色的,没有星星或是月亮。他估摸着快午夜了,就起身走到门前,仔细听了一会儿,确信没有动静了,便轻轻地拉开门,探头望着街上。不能一直留在这儿,他想,必须走出去。


他深吸一口气,慢慢挪动脚步。


可正当他迈出门槛时,那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又出现了,而且,这次不止几个人的,而是一群人。而且,目的很明确,就是奔着这个方向来的。


完蛋了,这是他心里第一个念头。


我还不想死,这是他心里第二个念头。


不能让他们进来,这是他想出的唯一一个办法。


他立刻关好门,用掉下来的凳子腿插住门,把房间里能搬动的桌子椅子全都摞在门前,堵住破掉的窗户,然后躲在窗户旁边的一张大桌子下。


外面传来异常清晰的呼喊声,不,是呼救和乞求的声音,还有不顾一切的撞击声。他听见有什么东西喊着开门,但他看不见他们。他只是看到街上的门一扇扇地震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天哪,这太疯狂了,简直就像是电脑上的生存游戏。他想。


可是,他终究没像一个老练的游戏玩家那样做好万全的准备。


当玻璃一声脆响碎掉之后,他脑袋里一片空白。


不不不!


他疯了一般冲出来,拼命想堵住那扇玻璃。可是鬼知道他看见了什么!


血,血,血,到处都是淋漓的鲜血,撕破的衬衣,布满弹孔的躯体,残肢断臂,摇晃的黑影。刚才一片死寂的小店面目全非。


不!别进来!


晚了,他们进来了,他一步步后退,然后顺着一条窄窄的走廊慌不择路地拼命奔跑。前面是一个小房间,有火光!他跑到门口往里一看,脱落的墙皮上勉强钉着一张地图,杂乱地摆着几张桌子,桌子上有一盏昏黄的灯。桌旁的一群人听见响声回过头来,他们面无表情,五官模糊,眼神却异常明亮,没有瞳仁,只有无尽的火焰。


他头皮发麻,觉得自己要被烧死在这里了。他们向他伸出手来。


这一举动吓得他的意识又回到了身体里,他赶紧转身,然后拔腿就跑。


他又跑回黑暗的前厅,在一片昏花中看见重重黑影踱来踱去。


这时他摸到金属杆一类的东西,他努力看过去,发现一个楼梯。


来不及考虑了,在楼下的黑影抓到他之前,他迅速地跑上楼梯。


楼梯上很黑,他连摸带撞地爬上二楼,一上来就有一股浓重的火药味和血腥味直冲头顶,使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抬头一看,窗口处立着一个人。像一尊雕像一般精致而惨白的面孔,和桌旁的人一样没有瞳仁,冰凌似的近乎透明的皮肤上染着发黑的血,头发散发着阳光下的稻草一样的光泽,但是却没有生命的颜色。
他伸出手来站在那里,极为美丽又异常恐怖。


紧接着一声令人头发倒竖的枪响,窗边的人动作定格了,彻底化为一座雕像。就像诸神的黄昏后的阿波罗。


正当他被这景象惊得呆住时,他身后的东西挣扎着向他扑过来。


他猛一闪身,堪堪躲过一次攻击。这些人裹着很难辨认出颜色的,看上去像旗子一样的布,露出发黄的骨架。他抓过一条桌腿抵挡,心里庆幸他们至少没拿武器什么的。


这些东西力量不算大,他抵挡起来还不是很费劲。可是,该死!他们的骨架抓起人来还真疼。没几下子,他身上已经是遍布血痕了。


要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正琢磨着,侧面一具骨架朝他狂奔过来,扣住他的肩膀,刺进皮肉。尖锐的疼痛使他差点昏过去。他把手中的武器调转方向,捅向那个偷袭的家伙。咔嚓一声,指骨齐齐地断在了他的肩膀里。他瞅准那人右臂上的弹孔,照着打下去,废掉了骨架的一条胳膊,那骨架也应声倒地。


可是包围他的东西越来越多,这样下去迟早丧命。他冲向窗户,不顾一切地顺着窗台滚了下去。然后沿着街道拔腿就跑。他不知道该怎么出去,就一直往前狂奔。


然而他摔倒了,而且糟糕的是他再没力气站起来了。肩膀上的疼痛使他的太阳穴剧烈跳动,他打量着四周源源不断聚集过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觉得自己大概要玩儿完了。


就在他们扑过来的那一刹那,他只觉得眼前一花,好像突然闯进了汽车远光灯。然后一阵密集的枪响,一切都消失了。


乱七八糟的桌椅回归原位,墙皮完好,枯骨,鲜血,硝烟全都像被撕破的阴霾一样散尽了。阳光铺洒在石板路上。


第二天到来了,他想,过往的人事永远无法进入第二天,但他们曾是那么绚丽多彩。我现在才发现,巴黎老城区有多么棒的过往啊。




…………………………………………

“共和国万岁!”




...别打我😂😂😂




天哪


我是不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存在英文版魔道的人...这个故事太可怕了...


书名→The Founder of Diabolism

novelupdates(好像是一个专翻亚洲网文的网站?)上有,译者是一位加拿大华人,但是...我手机好像上不了这个网站...太悲伤了...有看过的朋友分享一下吗...



摘一段视频上费劲吧啦搜刮下来的译本给你们感受下↓

Jiang Cheng sneered,"You've seriously

offended both Lan Wangji and Lan Qiren.

Just wait for your death tommorrow !

Nobody's gonna burry your corpse!"  Wei

Wuxian waved his hands,putting his arm

around Jiang Cheng's shoulder,"Who

cares,as long as I tease him first?You've

already burried my corpse so many

times,so what's wrong with once more?"

Jiang Cheng responded with a kick,"Shoo,

shoo, shoo!Next time if you do such a

thing,don't let me know!Don't ask me to

watch either!"



感觉是不是贼6...😂

其实这个翻译版本很厉害了,视频上有外网的朋友们说原来软件翻的版本十分惊悚...就是那种精彩到令人目瞪口呆果断放弃理解句意只想仰天长笑的那种...

据说有一版把MC名字译成 Wei no envy(魏没有羡慕)Blue something machine(蓝什么机器)...😂

...现在只想膜拜译者_(:з」∠)_

放出来了...翻翻旧图然后晒晒作业...more than 195页的作业😂
4天的假期写完...【8天假期我们永别了(눈_눈)

...有同病相怜的小伙伴们来举个手吗...

开、学、了  (눈_눈)
最后再发个图,第一次画水彩...
用一个悲伤的露仙表达我悲伤的心情...
军训完了就要开始正式上课了,开学上高一...
下次发帖啥的大概就是十一放假的时候了...

FARE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