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 on Vingilot

In a hole in the ground there lived a hobbit.Not a nasty,dirty,wet hole...it was a hobbit-hole,and that means comfort...Thus the story began...

Silent Barricade

大悲鬼故事...

...昨天看了寂静岭心情贼差...于是我来报社了...


以及 @张臣 嗯催更




...………………………………

已经快日落了,红得刺眼的几缕斜阳从街的那头射过来,映得凹凸不平的石板街面颜色深浅不一,一个个因为岁月而凹下去的小坑里好像积满了凝血。


说实话,他挺失望的。他听巴黎的老人们说,有那么一条街,只有在日暮时分才能找到,有那么一群人,只有在这条街上才能看到。


可这条街在哪儿呢?


太阳的光芒越来越微弱了,他不抱希望地沿着一条小巷漫步,心里第二十一次痛骂那些有关巴黎老城区的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传说。


小巷越往后走反倒宽敞了一些,他琢磨着按照这个方向,应该很快就能走出城区,离开这个满是破砖乱瓦的地方。甚至还可以赶上朋友们的晚餐,然后自在地回到自己的公寓,打开久违的社交软件。啊,现代生活多么美好,何必为探寻已逝的故事费劲周折呢?想着想着,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阳光的余热所剩无几,厚厚的楼房把光热隔绝,整条街陷入了昏暗。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传人了他的耳朵,他顿了顿,随即想到:不过是老鼠罢了,这地方早就被老鼠攻占了。


正想着,突然一声枪响,然后一切归于死寂。


他下了一大跳,以为自己就要成为不知谁的枪下冤魂了,幸运的是,自己身上并没有弹孔。


那么刚才那一下子是从哪儿来的?


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害怕了。但既然来了,咬牙也要把它走完。他还真就不信了,一条街,到底能有什么魔咒?


时间容不得他思考了,因为那一声枪响之后,天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周围的事物瞬间一片模糊。


他急忙摸索着上衣,掏出一个小手电来。映着手电颤抖而惨白的光束,他惊奇地发现整条街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身后还是原来的街道,但面前,天哪!一片狼藉。窗户碎裂,墙皮脱落,座椅之类的家具在街上摔得七零八落。地上...还有覆盖着灰尘的血迹。


这是什么鬼地方!


他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这一定是做梦!世界上不可能发生这么诡异的事!


要知道,听说的灵异事件是一回事,当你亲眼看到的又是另一回事。


没有退路了,他想往回跑,但是完好的那段街道已经齐齐地断裂,留下一道笼着迷雾的深渊。


往前走吧,可好像有哪里不对?他极力控制住脚步声,避免发出任何太大的声响,毕竟...谁知道会不会再引来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呢?


但是,他越是放轻脚步,走路声越是增大,甚至街头还闪出隐约的火光。


见鬼了!这地方还有人!


他以最快的速度锁定了一个虚掩着门的店铺,然后以最轻的力度打开门钻了进去。
好在那脚步和火光并没有往这边来的意思,他暂且舒了一口气。


这时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挺宽敞的房间里,虽然已经破败,墙上的海报被撕得七零八落,但是还有一些保留下来的桌椅,看得出它当年应该是个挺热闹的咖啡馆之类的地方。


等等!为什么又有枪声!


他小心翼翼地扒在窗台上,透过积满灰尘的百叶窗窥视街道。怎么回事?先前街上那些杂乱的家具仿佛长了脚一般,都在街头垒成了一堆,甚至还有几块石板也自动掀了起来。这时枪声突然间变得震耳欲聋,他觉得这楼房马上就要被震塌了。


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哪见过这场面,他抱怨道,这莫不是那个恐怖组织要袭击巴黎老城区了不成?


正想着,枪声静了下来,一个空灵的,孩子的歌声飘进他的耳朵。歌声中带着喘息,声音虽小,却饱含怒火。


歌声时起时落,他的心也跟着上上下下。
但歌声最终停了下来,紧接着是什么东西撞击地面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力道近乎撕裂大地的,压抑的怒吼。


这绝对是他听过的,最可怕,最可怕的声音。


他不禁打了个寒颤。谁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出乎他的意料,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回归平静,只有细微的,耳语般的,似乎是对话的声音。


天色很暗,墨黑色的,没有星星或是月亮。他估摸着快午夜了,就起身走到门前,仔细听了一会儿,确信没有动静了,便轻轻地拉开门,探头望着街上。不能一直留在这儿,他想,必须走出去。


他深吸一口气,慢慢挪动脚步。


可正当他迈出门槛时,那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又出现了,而且,这次不止几个人的,而是一群人。而且,目的很明确,就是奔着这个方向来的。


完蛋了,这是他心里第一个念头。


我还不想死,这是他心里第二个念头。


不能让他们进来,这是他想出的唯一一个办法。


他立刻关好门,用掉下来的凳子腿插住门,把房间里能搬动的桌子椅子全都摞在门前,堵住破掉的窗户,然后躲在窗户旁边的一张大桌子下。


外面传来异常清晰的呼喊声,不,是呼救和乞求的声音,还有不顾一切的撞击声。他听见有什么东西喊着开门,但他看不见他们。他只是看到街上的门一扇扇地震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天哪,这太疯狂了,简直就像是电脑上的生存游戏。他想。


可是,他终究没像一个老练的游戏玩家那样做好万全的准备。


当玻璃一声脆响碎掉之后,他脑袋里一片空白。


不不不!


他疯了一般冲出来,拼命想堵住那扇玻璃。可是鬼知道他看见了什么!


血,血,血,到处都是淋漓的鲜血,撕破的衬衣,布满弹孔的躯体,残肢断臂,摇晃的黑影。刚才一片死寂的小店面目全非。


不!别进来!


晚了,他们进来了,他一步步后退,然后顺着一条窄窄的走廊慌不择路地拼命奔跑。前面是一个小房间,有火光!他跑到门口往里一看,脱落的墙皮上勉强钉着一张地图,杂乱地摆着几张桌子,桌子上有一盏昏黄的灯。桌旁的一群人听见响声回过头来,他们面无表情,五官模糊,眼神却异常明亮,没有瞳仁,只有无尽的火焰。


他头皮发麻,觉得自己要被烧死在这里了。他们向他伸出手来。


这一举动吓得他的意识又回到了身体里,他赶紧转身,然后拔腿就跑。


他又跑回黑暗的前厅,在一片昏花中看见重重黑影踱来踱去。


这时他摸到金属杆一类的东西,他努力看过去,发现一个楼梯。


来不及考虑了,在楼下的黑影抓到他之前,他迅速地跑上楼梯。


楼梯上很黑,他连摸带撞地爬上二楼,一上来就有一股浓重的火药味和血腥味直冲头顶,使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抬头一看,窗口处立着一个人。像一尊雕像一般精致而惨白的面孔,和桌旁的人一样没有瞳仁,冰凌似的近乎透明的皮肤上染着发黑的血,头发散发着阳光下的稻草一样的光泽,但是却没有生命的颜色。
他伸出手来站在那里,极为美丽又异常恐怖。


紧接着一声令人头发倒竖的枪响,窗边的人动作定格了,彻底化为一座雕像。就像诸神的黄昏后的阿波罗。


正当他被这景象惊得呆住时,他身后的东西挣扎着向他扑过来。


他猛一闪身,堪堪躲过一次攻击。这些人裹着很难辨认出颜色的,看上去像旗子一样的布,露出发黄的骨架。他抓过一条桌腿抵挡,心里庆幸他们至少没拿武器什么的。


这些东西力量不算大,他抵挡起来还不是很费劲。可是,该死!他们的骨架抓起人来还真疼。没几下子,他身上已经是遍布血痕了。


要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正琢磨着,侧面一具骨架朝他狂奔过来,扣住他的肩膀,刺进皮肉。尖锐的疼痛使他差点昏过去。他把手中的武器调转方向,捅向那个偷袭的家伙。咔嚓一声,指骨齐齐地断在了他的肩膀里。他瞅准那人右臂上的弹孔,照着打下去,废掉了骨架的一条胳膊,那骨架也应声倒地。


可是包围他的东西越来越多,这样下去迟早丧命。他冲向窗户,不顾一切地顺着窗台滚了下去。然后沿着街道拔腿就跑。他不知道该怎么出去,就一直往前狂奔。


然而他摔倒了,而且糟糕的是他再没力气站起来了。肩膀上的疼痛使他的太阳穴剧烈跳动,他打量着四周源源不断聚集过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觉得自己大概要玩儿完了。


就在他们扑过来的那一刹那,他只觉得眼前一花,好像突然闯进了汽车远光灯。然后一阵密集的枪响,一切都消失了。


乱七八糟的桌椅回归原位,墙皮完好,枯骨,鲜血,硝烟全都像被撕破的阴霾一样散尽了。阳光铺洒在石板路上。


第二天到来了,他想,过往的人事永远无法进入第二天,但他们曾是那么绚丽多彩。我现在才发现,巴黎老城区有多么棒的过往啊。




…………………………………………

“共和国万岁!”




...别打我😂😂😂




天哪


我是不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存在英文版魔道的人...这个故事太可怕了...


书名→The Founder of Diabolism

novelupdates(好像是一个专翻亚洲网文的网站?)上有,译者是一位加拿大华人,但是...我手机好像上不了这个网站...太悲伤了...有看过的朋友分享一下吗...



摘一段视频上费劲吧啦搜刮下来的译本给你们感受下↓

Jiang Cheng sneered,"You've seriously

offended both Lan Wangji and Lan Qiren.

Just wait for your death tommorrow !

Nobody's gonna burry your corpse!"  Wei

Wuxian waved his hands,putting his arm

around Jiang Cheng's shoulder,"Who

cares,as long as I tease him first?You've

already burried my corpse so many

times,so what's wrong with once more?"

Jiang Cheng responded with a kick,"Shoo,

shoo, shoo!Next time if you do such a

thing,don't let me know!Don't ask me to

watch either!"



感觉是不是贼6...😂

其实这个翻译版本很厉害了,视频上有外网的朋友们说原来软件翻的版本十分惊悚...就是那种精彩到令人目瞪口呆果断放弃理解句意只想仰天长笑的那种...

据说有一版把MC名字译成 Wei no envy(魏没有羡慕)Blue something machine(蓝什么机器)...😂

...现在只想膜拜译者_(:з」∠)_

放出来了...翻翻旧图然后晒晒作业...more than 195页的作业😂
4天的假期写完...【8天假期我们永别了(눈_눈)

...有同病相怜的小伙伴们来举个手吗...

开、学、了  (눈_눈)
最后再发个图,第一次画水彩...
用一个悲伤的露仙表达我悲伤的心情...
军训完了就要开始正式上课了,开学上高一...
下次发帖啥的大概就是十一放假的时候了...

FAREWELL

刚看完了b站上那个澳洲卡的剧组恶搞视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一个没吃药的剧组...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官方恶搞起来真的是太可怕了😂

现在脑内无限循环BGM和大家神奇的舞姿...

开头的指挥叔叔谜一样的表情就让我预感到将有大事发生...

结果!!这个有着刚正不阿(?)的老爷爷形象的冉阿让一出来就这么妖娆是怎么回事...一手叉腰一手甩警棍这么可爱的姿势竟然毫无违和感...

小探长真是太可爱了...一出场就在可爱的粉红色灯光下惊艳四方...软得你根本想象不到他家暴的时候是什么场面...

小E和珂赛特太好看!澳洲版真的是颜值惊人!!

这版恶搞的ABC哈哈,在R的带领下集体抽风...
...一定是喝了假的苦艾酒...
最后一个个抖得跟触了电一样...而且竟然十分带感...
还有你们的领袖嗨起来一点都不输众人...
吼得特别投入...

就连幕后组搞起来也是很疯狂的...

头一回被恶搞视频激发了想去看原作的欲望...不过这个版本网上好像找不到??

对了再问一句,有小伙伴知道那个镜头挺多衣衫褴褛舞姿霸气的姑娘演的是谁吗...

致敬可爱的剧组!


【神奇脑洞】中土版你拍一我拍一

*  警告 !


在观看过程中请不要进食或持有尖锐物品!


@小菲 一起开的脑洞


请声情并茂地用自带rap效果朗读




预警!

预警!


预警!






……………………………………


你拍一我拍一🎵


蘑菇是维拉中的轰炸机   ✈✈✈


你拍二我拍二🎵


都别说跟了费诺的精二  ✌


(不走的你们没戏份x)


你拍三我拍三🎵


索大眼住在末日火山  🎅


你拍四我拍四🎵


全中土愿为宝钻去赴死  【...】


你拍五我拍五🎵


牙口和索伦去比舞   🎤

(请自行脑补斗歌+斗舞画面一千字...)


你拍六我拍六🎵


开挂的露仙真是牛  👍


你拍七我拍七🎵


首生儿女最后全归西   👼


你拍八我拍八🎵


你猜星星有几个爸爸⭐


你拍九我拍九🎵


盖拉活到九千九🎂


你拍十我拍十🎵


护戒队一共十个人

(加上咕噜x)




……………………………………



别打我!

别打我!

别打我!




😊最后以一个和善的微笑结束😊

白公主Aredhel...唉小白这么漂亮潇洒的姑娘要是能像盖拉那样活到最后多好...怎么就摊上了Eol这种精...

【魔道版荒野求生】第一期:挑战夷陵乱葬岗





你们好!我是贝尔-格里尔斯。

我将为你们展示如何从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逃生。

在短短一周内,我将涉足险境,周遭炼狱,没有生存技巧,你危在旦夕。

而我,要设法脱离困境。


…………

【注意,这里我已经假设节目可以邀请到任何嘉宾了,所以,请不要为(可能)出现的任何跨圈/时代/次元的现象感到震惊】

【咳,都说了是假设了,所以语言不通什么的就不要细想了x】

............…………………………

给没看过节目的小伙伴贴段简介↓

   《荒野求生》(Men vs. Wild),是美国探索频道制作的一档写实电视节目,由英国冒险家贝尔·格里尔斯主持,每集他会走到沙漠、沼泽、森林、峡谷等危险的野外境地,在极为恶劣的环境下,为脱离险境,设法寻找回到文明社会的路径。

……………………………………


我现在置身于古老而神秘的东方国度,这里不乏惊人的法术和恐怖的传说。

而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将面临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挑战,在荒芜的丘陵,幽深的洞穴和鬼故事的陪伴下求生。

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地——


夷陵乱葬岗。



我在来之前,已经听说了不少有关这里的有趣传闻,譬如行走的还魂尸和四处游荡的吸血蝙蝠,我想你们大概会感兴趣的。

不过情况还没有听上去那么糟糕,因为我邀请到了一位特殊嘉宾。

他是沃森-韦恩先生 * ,一个有着多年乱葬岗求生经验的专家。他是本地人,而且对那些邪门的法术很有些研究。他一定会帮到我大忙的。

另外,这次在乱葬岗的挑战多半是他给我安排的。

眼下我正打算去会会他。

嘿,你们瞧,这是他给我发来的一项任务。



【独立在乱葬岗生存一天并找到我】
【温馨提示:乱葬岗方圆百里】
【(。・ω・。)ノ♡好运!】
【——幸灾乐祸的您的朋友】




⊙ω⊙……!!


wow这种任务难度可不亚于攀上珠峰的那次,我开始觉得我的追踪技巧没白练了...





哦,我们到了!

瞧瞧,从直升机上俯看这儿真是挺漂亮的,不过,留心着点儿,这下面可是危机四伏。

跟你们说个小传闻,韦恩先生第一次涉险就是在这片乱葬岗,据说,当时他从和我现在差不多的高度跳了下去。

并且,毫发无损。

哦,要知道,他当时可没带降落伞。这可真是个奇迹啊,是吧?

说真的,我现在都有点儿开始相信他的邪门法术了。


看看吧,这儿可真是荒凉。灰色的裸露的岩石,蒸腾的烟雾。要不是热得要命,我真怀疑这是北欧极地了。

说起来,你可能猜不到炎热的原因。

我听当地人说,按他们的信仰,这一带很,邪乎。所以虽然住民不多,但经常会有一些著名的巫师来此。

这些巫师,就像他们的海地同行们一样,热衷于把已逝的人们刨出来做成还魂尸。

不过事实上他们和海地人还是有区别的。

他们不对还魂尸念咒,而是把他们...

放到火里烤。

因此他们的工坊就叫做——

炼尸厂。

你们问为什么巫师们喜欢这里?

拜托,想想吧,这里地势平坦,土壤肥沃,位置隐蔽又有恐怖的传闻保护,最重要的是原材料充足,成本低廉...哪个巫师不青睐于此?

这就是此带气候常年炎热,并烟雾缭绕不散的缘故。


至少韦恩先生是这么说的。


好了,现在是上午九点,我即将开始在乱葬岗一天的独立生存,但愿我不要被什么游荡的还魂尸盯上。



我是贝尔-格里尔斯。

下期见!




TBC
…………………………………………

*  沃森-韦恩:大家都猜到了吧就是魏无羡,读音比较像而已...盗用了蝙蝠老爷的姓别打我...

*  另外我这里采用了很多西式说法(比如还魂尸,吸血蝙蝠,巫师啥的)是为了配合贝爷的身份嘛,等他遇到韦恩先生【...】之后就会改了_(:з」∠)_

*  这么久了嘉宾还没出场呢你们还看得下去吗...



(⁄ ⁄•⁄ω⁄•⁄ ⁄)

关于悲惨世界和精灵宝钻的角色相似性

咳,先声明一下,不要被标题误导了,这里是诺多和ABC的粉,所以涉及的角色主要集中在这两个群体嗯,并不是全员...

【纯脑洞】

【我只是个才掉了几天大悲坑沉迷ABC就假装是个粉的小伙伴,如有错误请指出】

【欢迎提供更好的相似角色搭配,如果我的角色搭配不合味口请不要生气~】

【此文没有引战的意思】

【越写越不正经系列】

好了脑洞开始...

一、

首先说的必须是安灼拉。

看大悲原著的时候对E的印象就是...天哪他怎么这么像Feanor!毕竟他们都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不。】

还有点满了的演讲(忽悠)技能...

其实吧,我觉得费和E的相似点在于他们凡身上带着神性,就是对自己人是最强大的精神支柱,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那种。原著有一句说E是“有魅力的青年,可是也会变得凶猛骇人。”费费...不也是这样吗?

还有一句说E“性格庄严持重而又勇敢,这在青年人身上是少有的”,表明他有着某种远高于同龄人的觉悟和品质。
而费费也比同辈们更为成熟(可能是因为他自幼丧母?)

他们都极有主见,对自己想做到的事追求起来孜孜不倦,坚定不移。【这句是宝钻原话

以及他们都是内心炽烈如火的人(精),要知道火魄和太阳神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呀...

不过其实这里面还是有点差别的。费费的火魄虽然热烈,但是那种既毁灭敌人又燃尽自己的燎原之火。费应该算是灰色人物吧,好坏争议很大的那种...他是人性大于神性,而领袖是神性大于人性。所以感觉E的牺牲是类似于殉道这样高尚的牺牲,费费就...死得有点不值...
【别别别打我!!没有黑费费的意思!!我是真心觉得费要是谨慎那么一点点的话就不会死了!一代伟人没能活到日月升起真的是...太憋屈!】

我记得原著有一段好像是说领袖很重义来着...所以我觉得他精神上有一部分像Finrod...牙口怎么说也是为了义搭上性命了啊x(不管是对忠义还是大义来说)

还有F和E都是对自己的目标抱有很忠贞执着的感情。E当然是忠于革命的,要不然也不会有our little life don't count at all 这样的忘我精神。而F对他的誓言也是相当执着,就算是明知履行诺言凶多吉少也不愿毁誓。

好吧我承认觉得F和E相似多少是受我改的那首red and black的影响...但牙口掷王冠的时候真的特特别有领袖气概啊!纯洁的向党性一下就出来了【不】宁弃冠冕不毁誓啊...

还有这俩不都是一众队友中的颜值担当么...

其实E的太阳神发光属性还让我想到了太阳妹子阿瑞恩...【胡扯。

总结一下领袖应该是牙口的颜+费费的火魄+阿瑞恩闪光特效的合体x

我是不是已经有点儿跑题了...

不管了继续...

二、

接下来要说的是公白飞。

我对向导的感觉是...热爱学习的知识分子。学霸。这人绝对是大智大勇啊参谋长一类的角色,so...我很想把他对应Fingolfin。

芬熊父名为Nolofinwe(睿智的芬威),想来他也是极有智慧的。
顺便说一句,芬熊真的是历代至高王中十分明智的一位了(虽然后来一冲动就...)但他多半还是比较冷静的,至少比他哥谨慎多了x

宝钻中形容他强壮,坚定,英勇,而且他还是个半长子...哥哥又那么不靠谱...所以我脑补每次芬家出了乱子都是他救场,在场面要炸的前一秒大喊“兄长冷静!”(虽然喊完了费费更不冷静了233)

但他在费费战死之前还是处于一个辅助地位的,我觉得他也完全没有要夺权的意思,宝钻名言之一thou shalt lead and i will follow就是很好的证明。
向导这个角色呢,也不是真的跟领袖同等吧,他出现的目的多少是为了(正面)衬托E。

还有一点,我觉得相对E正宗法国式的慷慨激进的思想主张,向导有一点偏英国式的温和渐进的态度,他说“革命,然而不忘文明”,主张“既不要停滞不前,也不要操之过急”,这大概就是他和E极为相似的性格中的差别,义和仁的差别。

至于芬熊,我想起以前看到过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说每个诺多灵魂里都燃着一把狠辣的火,但是费家是烈火,熊家是烽火。
不管怎么说烽火虽无燎原的壮美却也持久坚韧吗x
大悲原著里也说向导“在两种光明中他倾向于光的照耀,不倾向于烈火的燃烧。一场大火当然也能照亮半边天,但是为什么不等待日出呢?火山能发光,但究竟不及曙光好”

所以总结起来熊和C的相似之处在于
1.都很有智慧
2.辅助过领导人
3.比领导人温和,不易惹毛

三、

然后再来说说我们可爱的古费拉克。

其实开始对他印象不是很深...因为原著里就记得他和小马的几句对话,音乐剧里基本酱油...再后来二刷的时候就记得他成天欢乐成天折腾...

看了几遍之后终于注意到了那句“他确实拥有人们称为鬼聪明的那种青春热力”,当时觉得整个形象瞬间灵动起来了,他是一个热情潇洒还会耍点小聪明的青年,估计有不少人挺烦他的那种...

所以在此我要把他对应金花领主Glorfindel

GIorfin是冈多林的阳光,我想他大概就是个不管情况多危急总能笑出来特别会缓解气氛的傻孩子,一个总是像春天里盛开的白罂花似的朝着太阳的人。
大悲里形容古费的一句话放在他身上毫无违和感→“其他的人发着较多的光,而他散着更多的热,事实是他有一个中心人物所应有的种种品质。”

但别看他们平日里显示得有一丝玩世不恭的意味,却不会在认真的时候拖后腿。金花也是一位勇敢的战士,古费“身上也蕴藏着一个武士”。

当烈火吞没了白城的荣光时,他擎举利剑,直面喷火的恶魔。
当枪声残酷地在街垒响起时,他握紧了枪,并肩站在了同伴身旁。

四、

关于小诗人让 · 勃鲁维尔对应Daeron我也是很纠结。

首先他们身世相近,社会地位都很高。热安是富家独生子(+法兰西革命的亲儿子),而戴隆是辛达的小王子x

再有就是性格。
原著说热安喜欢“吹笛子,作诗”,
“有文学修养,甚至达到渊博的程度”,
“喜欢徘徊在长着燕麦和矢车菊的田野里,对浮云和世事几乎寄以同样的关切”,
“寻求知识,也静观万物”。
这很符合我想象的D形象(虽然宝钻中实在没几句写他的)因为无论是哪个版本的设定,D都是一个热爱音乐和诗篇的歌者形象,永远自由地徜徉在深谷林间。
而且作为一个辛达,他必然是着迷于自然的美妙,关切地注视着每朵花的绽放和每片叶的生长。

呆龙的文青形象简直跟小诗人如出一辙。

但是,纠结的地方就在于...热安那种“经常是柔婉的,但又能突然刚劲起来”的感觉在D的身上找不到...
可能是因为D实在是一个没费心塑造的角色?

五、

弗以伊这个角色...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能跟谁对应。

后来发现...可以把他跟一群人对应起来...

没错就是怒锤家族...

首先是老弗的身世...他是工人(ABC多是学生?),还是经历很惨的那种...
但是他自立,坚强,原著说“弗以伊是个性情豪放的人。他有远大的抱负。这孤儿认人民为父母。失去了双亲,他便思念祖国。他不愿世上有一个没有祖国的人。”

再看怒锤家呢,他们大多是从魔君地牢中逃出来的奴隶,亲眼见识过黑暗的可怖。所以他们对恶就更为仇恨,反之对善美就愈发热爱。
当白城陷落时怒锤家战斗至最后一人,直至全军覆没。
所谓自己已经受尽了折磨,那就加倍去爱和守护家园。

戳不戳泪点...QAQ

六、

巴阿雷这么欢脱又任性的怪人形象...

有没有让你们想到汤姆庞巴迪??

【我...开玩笑的x

七、

博须埃和图林是不是很像!

都是被命运忽悠得处处不顺的可怜同胞...

(ಥ_ಥ)

八、

马吕斯必须对应Maglor!!不要问为什么!就凭【你看谁能活到最后】组的强大光环!!

九、

格朗泰尔真的不好找对应...我暂时没想到让他对谁比较好...

不过考虑到R的长相和另类属性貌似可以考虑一下对应Eol或竖琴领主SaIgant...?

【我我说着玩的!!R请不要拿你的酒瓶指着我并一脸想扔过来的表情x

十、

艾潘妮对应Finduilas...这个不用多说了吧...大家都懂的...

悲剧的单恋姑娘...

其实芬公主应该是比小E更惨了,至少小E还保护了小马,还死在他怀里了...我估计她也死而无憾了吧...
芬公主真的都没得到图林一点儿关注好吗!等图林想起她来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这俩都是好姑娘,小E的幸运之处就在于她可以依自己的意愿有所行动,而不是被命运束缚着空留哀伤...

十一、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若李对应谁_(:з」∠)_

欢迎提供脑洞\(//∇//)\

End

最后声明:我把两个作品里的人物草率地找一些相似点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出于对宝钻和大悲的热爱。

才明白体谅是对峙中的善莫大焉,也懂得虚弱是险恶时的情有可原  ❤❤❤    @夕吹